©电系少年 | Powered by LOFTER

瞎写写段子

庆萝之共演



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.



不写全名了就大家懂的自然懂



不定期把新的更在后面

6.22 更了一点







1.







作为一所偏差值一点也不高的通信制高中,本校对于发型特别是发色的严格要求实在是令人费解。偏偏大家都还处在青春年少、追求个性的时期,连个染头发的机会都不给简直差评。




不过好在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我们有文明利器,黑发喷雾。

于是每天校门口都会上演这样的一段对话。




“来点儿?”




“嗯,给我来点,谢谢。”




放心这不是要光天化日干什么违法犯罪行为,只不过一些是无法压抑自我染了头发的同学为了应付校规,在校门口临时把自己头发喷黑。




这通常发生在二年级的abar和三年级学生jc之间。而且往往是abar借jc的喷雾——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不自己买。




反正他们就是这样,在每天早上喷雾的“chua chua”声中建立起了奇妙的革命友谊。

虽然明明jc的头发并不是染的,而是混血天生的。也许在abar看来只要发色有异的,都是革命同志。




何况还有免费的喷雾可以用。



(感谢jc同学一话客串作为引子 下一话我就让他毕业啦(。))



2.



然而日子过得很快,眨么眼儿的功夫。jc就从学校毕业了。他非常开心,再也不用常备黑发喷雾,每天早上来一点。又花时间又花钱。


可是abar不开心。


没有喷雾用了。不。当然不是这么肤浅的理由。一起违反校规的战友没有了,总是有点寂寞。每天把头伸过去任由对方喷,同时有一搭没一搭聊些没营养的话的时间就这么缺失了。渐渐感觉一个人特立独行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
同级生里都在传说隔壁偏差值很高,对发型管得更严,连头发长度都有规定的高中,一个为了维持一定长度三年都烫卷的学生,在毕业的时候终于也有机会弄直染茶色。仿佛什么不得了的感人事迹一样。


abar听了,却突然回头跟一起去小卖部买完午餐面包的zchr说,算了果然还是黑发比较好。


zchr听罢,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他,哈?你还好吧?千辛万苦染了头发不惜每天坚持进校喷黑的人不是你吗。是不是面包吃太多脑子撑坏掉。


反正我毕业了是要染金发的,最显眼的那种,跟女朋友一起染。


得了吧就你?我才不信。等等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?!喂zchr你有本事别跑。


留abar一个人在原地怀疑人生。


却不知道,这一切都被靠在窗边的myck看在眼里。


热度: 6 评论: 2
评论(2)
热度(6)
  1. 南极仙翁电系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仔细想想JC好像不是97吧()不过这个梗real百用不厌,希望这位作者高产谢谢

跑了。